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F Chief Economist

Golden Fortune Group China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登资本集团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。出生于河北唐山,定居于北京。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,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研究员,北京市政府绩效管理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。主持10项重点课题研究、发表论文30余篇,屡获全国、省部级优秀研究奖项。曾供职于财政部国际司、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等,历任西南证券高级研究员、华夏幸福控股公司策略总监、高登资本集团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。研究领域:开放宏观经济,国民经济,产业经济,公共管理,货币金融,资本市场,控股战略,投资策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后危机全球经济调整:科技是核心要素,投资与生产是基础,消费是自然结果  

2013-12-20 13:09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全球经济的增长态势已经相对清晰。美国正处于局部复苏中,但就业仍然萎靡不振。欧洲总体而言几乎没有什么增长,但各国间差别很大,尽管有证据表明再趋同正在艰难推进,至少在名义单位劳动力成本方面是如此。与此同时,中国的增长率正稳定在7%左右,而其他发展中国家正准备提高利率。

许多发达经济体仍需应对过度内需催生的增长模式的结束。在上述经济体中,危机前增长模式不仅往往依赖杠杆,而且常常扩大了经济中的不可贸易部门,同时压缩了可贸易部门。然而,由于不可贸易部门受限于对内需的依赖,复苏将取决于可贸易部门的增长潜力。

为了实现自身增长潜力,可贸易部门必须再度实现边际扩张:因为货币贬值会造成进口下降,而名义工资走平会导致实际单位劳动力成本下降,失业者和闲置资本将流向海外市场,以获取商品、服务和资源。

在美国,这一幕正在发生。美国的出口已高于此前的峰值,进口仍然疲弱;经常项目赤字在减少;可贸易部门的净就业出现增长。最新数据表明,美国增长加速大半来自可贸易部门,尽管该部门仅占美国经济的三分之一。而且,可贸易部门的贡献可能仍被低估了,因为可贸易供给面产生的收入转化成不可贸易部门的需求,从而形成了跨越可贸易/不可贸易部门界线的乘数效应。

美国经济相对灵活,私营部门的这种结构性调整也相当迅速。但由于节省人工的技术和全球供应链重构等长期因素的作用,就业仍萎靡不振。

美国仅出现部分复苏,原因之一就是财政拖累,这是2008年经济衰退后挥之不去的后遗症。2008年的衰退将部分杠杆转移到了公共部门,导致(公共)债务负担增加,政府为解决债务问题,立即采取了财政紧缩政策,不过关于该政策存在争议。

但主要问题在于,公共部门的投资规模远不足以维持增长。充分实现增长潜力的难点在于,在不增加杠杆的前提下,将内需的组成从消费转向投资,意味着靠公共部门来买单,通过征税和减少家庭消费来实现。

这也意味着掌握好内需和外需的平衡,并认识到中长期增长对于国内总需求的组成极为敏感。在此背景下,货币政策必须谨慎,因为低利率可能使得依靠杠杆和国内消费需求的增长模式再度抬头,阻碍眼下日益偏重可贸易部门的结构性变化。

一些欧洲国家也变得过度依赖内需,需要进行再平衡,巩固自身的可贸易部门。但这些国家面临的挑战要大得多,其再平衡过程也慢得多。

欧元诞生后的十年里,希腊、爱尔兰、意大利、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名义单位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,而德国的该成本基本保持不变。假如上述国家没有使用共同货币,名义单位劳动力成本的分化将伴随着汇率调整——在过度杠杆和内需模式结束后肯定会出现汇率调整,甚至在该模式结束前就可能出现调整。

但在货币联盟中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调整,因此,单位劳动力成本只能通过名义工资增长停滞、实际工资的缓慢下降来慢慢地再度趋同。如果德国和北欧通胀高一点,那么这个过程会快一些。由于内需不足,欧洲各国单位劳动力成本的缓慢趋同使得可贸易部门扩张,实际上延缓或妨碍了增长。

就业从经济的不可贸易部门转移到可贸易部门的难度,以及就业在全球供应链的各个细分市场间转移的难度,都大大影响了结构性调整的速度。各国劳动力市场的灵活度大相径庭,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的改革至关重要。比如,德国在2003年-2006年进行的改革就大大增强了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。

德国经常项目的大额盈余被认为意义重大,但是,正如欧元区那些深陷麻烦的经济体货币被高估,德国则面临着货币被低估的问题,货币被低估会造成对外顺差,从而必然导致储蓄超过投资。

货币被低估还会催生一种恰恰相反的失衡增长模式:贸易部门过大,而国内总需求不足。由于在发达经济体中,不可贸易部门能创造更多就业,因此,这一增长模式可能导致就业问题。

理论上,德国可以通过增加杠杆来提振内需。但除非汇率上行,使可贸易部门出现边际收缩,否则增加杠杆将引发通货膨胀。届时,欧洲央行将不得不出手干预,以捍卫其对价格稳定的承诺,因为维持价格稳定是欧洲央行的主要使命。以德国目前的状况,难以在欧元区实现可持续平衡增长模式不足为奇。

熟悉中国在供给和需求面进行的结构性改变的人士,会觉得德国的情形有些似曾相识。

关键在于,重塑增长需要对结构性平衡进行仔细分析,需要注意到不可贸易部门的需求制约,并关注阻碍可贸易部门扩张的因素。有些阻碍因素在于供给面刚性;而另一些阻碍因素则与内需过剩关系更大。要想实现强劲的复苏,这两类阻碍因素都不容忽视。

(转 迈克尔·斯宾塞为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、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